故__渊

干将莫邪

“小天,去叫你师傅吃饭”一红衣飘飘的女子对我说到,这人是我师娘,江湖第一剑客--莫邪,曾经剑指八荒的她,此刻就只是一个温柔的女人,笑的令人心生荡漾。
后院,一男子身高八尺,全身壮硕的褐色肌肉,手上巨锤上下翻飞,敲打着一块剑胚。
“师傅,师娘叫你吃饭啦”
那男子好像是没听见一般,继续敲打着那不成型的剑胚,没错,此人就是我师傅,江湖第一铸剑师--干将。
“师傅,你再不去师娘又要凶你了”我略带调戏的说到,只听见那浑厚的声音响起,
“她要是生气我就罚你锻一千块铁”
没等我笑完,他早已不见了,师娘对于师傅的威慑可是旁人想不到的啊。
自从三年前师傅收我为徒以后,便要退出江湖,不再为任何人铸剑,潜心追求自己的信仰,而师娘,也愿为了师傅放弃打拼多年的江湖,来到这深林照料师傅。
饭桌上,那征遍四海八荒的女人乖巧的就像只小猫,那面对帝皇也敢直言不讳的男人也只是个温婉的郎君而已。
可不一会,马蹄声起,伴着马蹄声来的是叮叮当当的兵器声。
“小天,来者不善,躲起来”师傅凝重的说到。
不一会,一大堆人马破门而入,为首的男人直直盯着师傅看着,
“你就是第一铸剑师干将吧,楚王有意邀你做御用铸剑师,为楚王打造贴身宝剑,还问你,是否愿意进宫啊?”
说是询问,其实便是要挟罢了。
“江湖之人早已知道我退出江湖了,誓不再于任何人铸剑,还请回吧。”师傅淡淡的说到。
见那群人没有丝毫退意,师娘也忍不住了,紧握的红霞剑直指众人,
“没听到吗,郎君不会再为任何人铸剑,再不走,我手中的红霞宝剑怕是不会答应。”
领头的人只是冷冷一笑,“我们敢来,就自然会有准备,两位大师,出手吧”。
人群中走出两个长者,师傅自然是不会不眼熟,他们都是从前来寻求师傅恩惠的,而他们手中,就是师傅的得意之作“龙魂剑”和“八卦剑”。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是被楚王以宫廷收藏的剑决为代价,被收买了。
师傅以是咬紧了牙关,他们就那么渴望力量吗,渴望到可以对恩人刀剑相向。看着那自己引以为傲的两把宝剑,自然是怒火中烧。
师娘已经和那两人打了起来,逼人的剑气使大队人马无法靠近,论剑术,莫邪自认不输任何一人,可是每攻击其中一人,另一人就会趁虚而入,混战之中,清晰可见那上下翻飞的龙影和太极八卦阵。
师娘渐渐落败,趁着她被击退,另一人手持八卦剑冲向了她,八卦剑决打的她无法移动半步,另一只手带着一抹绿光拍在她背上,她顿时咳出一口鲜血,倒飞而出。
这是才听见为首男人阴惨的说到“收手吧,干将,这是百步龙蛇散,二十七日之内,铸出一把楚王满意的剑,否则,她就会死!”
大队人马才刚走,师傅就倒在地上,搂着师娘,面如死灰,而我,也刚刚才从柴火里逃出来。
笑话,江湖之人有谁不知道干将莫邪恩爱至极,就是破誓,师傅也绝不会看着师娘死去的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师傅锻出了数十把剑,无一能使楚王满意,师娘,也越来越病入膏肓了。
师娘跟着师傅多年,又怎么会看不出造不成宝剑的原因呢-这剑中少了一份戾气,所以不成宝剑。
最后三天了,师父还是没有找到开启这剑戾气的方法,而师娘,只能卧在床上了,连动弹一下都会疼的入骨。
她命我背她去找师傅,说是找到了方法,我便背她去了,师父为了锻出宝剑,二十天没有进食,没有停歇的锻剑,原本刚毅的面庞变得焦燥不安,高大的身躯也开始颤抖,
“郎君,我来帮你了”病入膏肓的认竟然站了起来,冲向了铁砧,速度之快,只留下一道红色光晕。
她竟直直的冲向了火炉,瞬间就被熊熊烈火吞噬。
“不!!!”师父撕心裂肺的吼着,他疯了,抓狂了,手中的铁锤断了,他就用血肉之躯捶打剑胚,他明白了,这戾气需要用人之血气开启。
这宝剑铸成了,他托付于我,说“小天,这宝剑就交给你了,它叫莫邪剑,我要再铸一剑,留给你,日后为我复仇!”
说罢,他有开始了锻造,而最后,他竟将自身投入了炉火,完成锻造,而这宝剑,名曰干将剑!

评论

热度(4)